精武门陈真电影电视剧信息呈现!

《武家坡》

陈真后传 2019-03-23 21:32191http://www.chenzhenlaile.comadmin

《武家坡》(一名:《平贵回窑》;一名:《跑坡》)主要角色
薛平贵:老生
王宝钏:旦

《武家坡》俞振飞饰薛平贵、程砚秋饰王宝钏

《武家坡》俞振飞饰薛平贵、程砚秋饰王宝钏

情节
俗传薛平贵既投身戎行,辗转西征,屡立奇功,番民慑服。西凉国王既封以王爵,复赐尚某公主为妻,以固其心。继念干戈已靖,身膺殊荣。薛平贵虽至人臣极地,然遥忆结发糟糠,或仍守破窑,曾为得一享天伦之乐。回望家山,不觉归心似箭。遂辞别公主,衣锦还乡。但在外十余年,更经风霜,已是须发苍苍,非复当年张绪矣。既抵武家坡,与王宝钏会面,复伪称薛平贵之友,故意调戏,以试王宝钏节操。王宝钏词气严正,见彼语涉亵狎,顿时怒形于色,戟指痛骂,愤愤而回。此段情节,与《桑园会》仿佛相同。谁知王宝钏方欲掩门,薛平贵已随入窑中,乃详告真名,备述别后十八年之状况。王宝钏又细审言语状态,知确系薛平贵,心乃大慰,始纳之。

注释
其后本即《算粮登殿》也。此剧须生、青衫,均须唱做兼功,方能功力悉敌。此次王凤卿、梅兰芳合演是剧,一则雍容华贵,一则幽丽贞静,无论唱功之出人头地,矫矫不群,即其举止神情,已足令观者倾倒矣。古人云“二难并”,吾于斯二人亦云。

根据《戏考》第五册整理

录入:云遮月
相关剧本
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06.71 KB)
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薛平贵  (内西皮导板) 披星戴月奔长安,

(薛平贵上。)

薛平贵  (西皮原板)  不分昼夜回家园。

             在三关辞别了公主代战,

     (西皮快板)  一马儿来至在武家坡前。

             绿阴树下拴了红鬃马,

             尊一声众大嫂借问一言。

     (白)     列位大嫂请了。

大嫂   (内白)    请了。军爷敢是失迷路途?

薛平贵  (白)     并非失迷路途,乃是找名问姓的。

大嫂   (内白)    不知问的是哪一家呢?

薛平贵  (白)     王丞相之女,薛平贵之妻,王氏宝钏。

大嫂   (内白)    军爷问她则甚?

薛平贵  (白)     我与她丈夫同营吃粮,托我带来万金家书,故而动问。

大嫂   (内白)    王三姐。

王宝钏  (内白)    做什么?

大嫂   (内白)    有人与你带来万金家书,叫你前去接收。

王宝钏  (内白)    有劳了。

     (内西皮导板) 有劳大嫂一呼唤。

(王宝钏上。)

王宝钏  (西皮慢板)  寒窑内来了王氏宝钏。

             站立在坡前抬头观看,

             武家坡站定了一位军官:

             前形好像薛平贵,

             后影好似儿夫男。

             我这里假意把菜剜,

             他问一声答一言。

薛平贵  (西皮原板)  这大嫂传话太迟慢,

     (西皮快板)  武家坡站得我两腿酸。

             薛平贵抬头用目望,

             见几位大嫂把菜剜。

             薛平贵不解其中意,

             内有个大嫂泪不干:

             前形好似王三姐,

             后影好似妻宝钏。

             我本当向前把妻唤,

     (白)     呵,

     (西皮快板)  错认民妻理不端。

             我只得上前去施一礼,

             尊一声大嫂借问一言。

     (白)     大嫂请了。

王宝钏  (白)     军爷敢是失迷路途?

薛平贵  (白)     阳关大道,哪有失迷路途之理。我是找名问姓的。

王宝钏  (白)     有名便知,无名不晓。

薛平贵  (白)     提起此人,大大有名。就是王丞相之女,薛平贵之妻,王氏宝钏。

王宝钏  (白)     军爷敢是与她有亲?

薛平贵  (白)     非亲。

王宝钏  (白)     有故?

薛平贵  (白)     非故。

王宝钏  (白)     非亲非故,问她则甚?

薛平贵  (白)     大嫂有所不知,我与她丈夫同营吃粮,托有带有万金家书,故而动问。

王宝钏  (白)     王宝钏,在下边上前不远,军爷将书交付与我,我与她带去就是。

薛平贵  (白)     我那薛大哥言道:“书信要交本人”。

王宝钏  (白)     倘若不见本人呢。

薛平贵  (白)     将原书带回。

王宝钏  (白)     少待。

薛平贵  (白)     请便。

薛平贵  (白)     本当上前接书,怎奈衣衫褴褛;欲待不去接书,夫妻分别一十八载,今日纸上不能相逢,这便如何是好?吓,有了。

             吓,军爷你可晓得哑迷。

薛平贵  (白)     略知一二。

王宝钏  (白)     远?

薛平贵  (白)     远在天边,不能相见。

王宝钏  (白)     这近?

薛平贵  (白)     近,莫非你是薛大嫂?

王宝钏  (白)     不敢,就是平贵之妻。

薛平贵  (白)     重见一礼。

王宝钏  (白)     先前见过礼了。

薛平贵  (白)     有道是:礼多人不怪。

王宝钏  (白)     好一个“礼多人不怪”,拿书来吓。

薛平贵  (白)     且慢,少待。

王宝钏  (白)     请便。

Copyright @ 2011-2018 陈真来了 版权所有 备案号:粤ICP备15076311号-1

联系QQ: 21888297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