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武门陈真电影电视剧信息呈现!

陈四益忆永厚: 休休,公毋渡河,毋渡河

陈真后传 2019-04-07 20:18157http://www.chenzhenlaile.comadmin

陈四益忆永厚: 休休,公毋渡河,毋渡河

黄永厚

陈四益忆永厚: 休休,公毋渡河,毋渡河

图一

陈四益忆永厚: 休休,公毋渡河,毋渡河

图二

陈四益忆永厚: 休休,公毋渡河,毋渡河

图三

陈四益忆永厚: 休休,公毋渡河,毋渡河

图四

陈四益忆永厚: 休休,公毋渡河,毋渡河

图五

陈四益

知名画家黄永厚于8月7日晚19点在安徽合肥去世,享年91岁。

黄永厚生于1928年,土家族,湖南凤凰人,著名画家黄永玉的弟弟。黄永厚在黄家排行第二,早年因其兄长黄永玉离乡求学而承担起了黄家“长子”的责任,后又因画过抗战宣传画而应召当兵,入过军校,做过中尉;新中国成立后考入中央美术学院读书。1960年,从央美毕业后去了安徽合肥工业大学执教。

黄永厚藏书、读书甚丰,属于中国画中的“文人画”派,其作品除少量山水、花卉外,大都取材于历史题材和民间传说中的人物。

刘海粟曾评价黄永厚说:“文真、字古、画奇。”朱屺瞻则说:“画这种画要读好多书。”用画笔来思考,关注心灵,关注当下,关注社会问题,是黄永厚画作的美学特征。

黄永厚与杂文家陈四益曾在《读书》等杂志开辟文画专栏,针砭时弊,影响极大。本文即为陈四益先生近日为本报撰写的悼念文章。

“大字报画”

从不能公开到可以公开

收到永厚先生哲嗣黄河发来的讣告,才知道永厚先生辞世。从去年秋天,听说他已卧床多于起身,就想去合肥探望。没料到尚未动身,自己先住进了医院。此后半年多,不是做手术,就是陪侍家人,直到五月才离开了医院,回家静养。本想待到秋凉,同王得后君一道去合肥探望——此事他已说过多次——不料尚未成行,竟成永诀。呜呼,哀哉!

同永厚先生相识,是在30多年前。他从合肥来到北京,客居于紫竹桥附近的中国画院,一位朋友约我一道去拜访黄永厚先生。

未见之时,只能凭对他兄长永玉先生的印象想象,不料一见之下,大出意外。若论模样,兄弟二人颇为相像,一旦交谈又似迥然有异。永玉先生稳健深沉,虽然健谈,但对初次相识的人,总保有一份矜持,令人敬重之余也有几分敬畏。永厚不同,他热情洋溢,毫无遮拦。我们去时,他正在作画。迎我们进去,便道:“等一下,我画完这几笔。”

桌上铺着纸,已经画了大半,尚看不清总体模样。这时,他对着镜子张嘴龇牙,作威猛状。端详片刻,回到桌前,勾勒几笔,正是鼻口须胡部分。抛下笔,又忙着倒水。待到坐定,才说,这是画的李逵。先前画过,被朋友要去,这才又另画一张。

待到我隔几日再去,那张李逵已经画好,贴在墙上:足蹬芒鞋,挺胸凸肚,一臂抚胸,一臂提斧,下垂无力,脚下是一只跌碎的酒碗,当是被宋江下毒后愤怒、痛苦的情状。上方题道:“世上几多开山戏,每到收场总伤怀”。这幅画最初作于“文革”中。当初还有一句题词:“为彭陈贺帅造像”。那时这画若被公开,永厚便有多少个“狗头”也被砸烂了。永厚当过兵,对老帅们深怀敬爱。偷偷作画,也是为了“抒愤懑”,只能在朋友中偷偷观赏,终被一位朋友攫去。

“文革”过去,他重作此画,一位部队老干部拉了一把椅子,坐在画前,呆呆端详。永厚轻轻走到跟前,道:“你没有保护好老首长啊。”那位老同志愀然回道:“我那时也已被打倒了。”言罢,老泪纵横。

这幅画被他一位也是姓陈的朋友(若没有记差,是叫陈梦麟)看到后,填词一阕,调寄“念奴娇”。词曰:“杀星下凡、旋风起,难分须黄鬓绿。刚肠一条斧一对,真正中华民族。不顾身躯,不求功绩,赤膊迎飞镞。太平时节,竟遭楚州鸩毒。 人赞将军,生平曾杀虫捉鬼,地天难服。我更重之,山寨上、怒砍杏黄大纛。宋氏大哥,赵家皇帝,任谁弄鬼蜮。铁牛在此,咬牙磨斧深谷”(图一)。这幅画,这阕词,表达的是在“文革”那个昏乱的时代,一个有良心的中国人心头对搅乱是非的鼠辈们的愤懑和对老一辈革命家的追念。永厚用画笔将这情感写了下来,引起了读画人心头的共鸣。

Copyright @ 2011-2018 陈真来了 版权所有 备案号:粤ICP备15076311号-1

联系QQ: 21888297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