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武门陈真电影电视剧信息呈现!

《她的小梨涡》唧唧的猫 ^第17章^ 最新更新:201

陈真后传 2019-04-12 06:0487http://www.chenzhenlaile.comadmin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电子书下载

TXT下载

举报色情反动

举报刷分

其他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定制收藏类别     查看收藏列表

运动会(含入v公告)

  夜晚,临街的一家私人小酒吧。
  酒吧老板是李杰毅姐姐,这里是他们常来消遣娱乐的地方。
  宋一帆踏着高脚凳,和其他几个人边喝酒边划拳。桌子有点小,拼了几张,上面散乱倒着果汁和香槟、啤酒。
  小酒吧里没太多客人,类似于清吧的感觉,有桌游,舞池里的小圆台上,有一两个人在弹吉他,唱慢歌。
  
  谢辞靠在沙发上坐着,刚刚碰了酒,有点上头。他随手拿了烟盒。腿架到茶几上,抽出一支烟,无比娴熟地咬在唇间。
  火苗舔上香烟,一点点明明灭灭的红星亮起。
  
  李杰毅上完厕所回来,顺势在他身边坐下,“烟瘾挺大啊,不跟他们去玩,在这抽闷烟呢兄弟。”
  “玩什么?”谢辞懒洋洋地,把掌心里的打火机随手一抛。
  打火机在空中转悠两圈,没落回他手里,咕噜咕噜滚到沙发一边去。
  
  “你爸....”李杰毅刚问两个字就止住了,抬眼。陈晶倚在谢辞旁边落座。
  “你们聊什么呢?”
  她拨开落在胸前的头发,倾身在小茶几上找了一个小金橘。挤着身边的人,网袜兜住雪白的大腿,红色高跟鞋。
  “这不刚说两句您就来了么。”李杰毅开始低头玩手机,指尖在键盘上噼里啪啦乱飞。
  
  陈晶倚仔细剥好橘子的外皮,掰下一瓣果肉,喂到谢辞嘴边,“喏。”
  她眼神有点媚,眼尾向上勾着,红唇鲜艳欲滴。
  谢辞偏头,打了个哈欠。
  “吃嘛。”她撅撅嘴像是撒娇。
  谢辞低头玩着打火机,没听到一般。
  陈晶倚笑笑,若无其事地放进自己口中,对着李杰毅搭话:“阿毅,听别人说你又跟你女朋友分了?”
  “别老喊我阿姨行不行。”
  李杰毅有个外号叫阿姨,都是一群狐朋狗友阿毅阿毅地喊,最后故意升调喊出来的。反正他不喜欢谁喊他阿毅,也不喜欢阿姨这个外号。
  
  “又分了?”这回谢辞挑眉,有些幸灾乐祸地抬眼看他。
  李杰毅和新欢在手机上聊地火热,他随口回了一句:“什么叫又分了,这手上正聊着呢,哪像你。”
  他随口打趣,顺带讽了谢辞一把。
  陈晶倚在旁边笑,小腿轻轻上抬,蹭了蹭谢辞的腿,小声问:“你呢?”
  “我什么。”
  “现在有女朋友吗?”她明知故问。
  “没啊。”
  酒吧里冷气很足,陈晶倚贴地紧了些。吐气幽兰,附在谢辞耳边:“我也没有。”
  谢辞腿交叠在一起,看上去挺安静的。他指尖夹着燃到一半的烟,淡声说:“那你找呗。”
  “和你分手以后,我就没喜欢的了。”
  她迟疑着,这话半真半假,带点挑逗和试探,“怎么办?”
  
  可惜当事人并不能理会这其中的小心思。
  谢辞微推开她,往旁边移了一点:“我有喜欢的。”
  
  李杰毅并没注意到他们这儿的动静,他翻了翻手机,找出来一个女生的图片,递到谢辞面前。
  “嘿嘿兄弟,看一看,长得怎么样?”
  照片里的女生很清纯,长发,一张白净的娃娃脸,带着黑色的美瞳。
  “什么意思。”过了两分钟,谢辞问。
  “你觉得像不像谁?”
  “滚。”谢辞挥开眼前的手。
  李杰毅不怀好意地笑,“这高一的学妹,我朋友妹妹,我有联系方式呢。”
  “然后?”谢辞扫了他一眼。
  李杰毅坏笑一声,“正主咱没本事追上。”
  
  旁边几个人玩累了,纷纷来这边休息。
  宋一帆灌了一大口冰的矿泉水,抢过李杰毅手机,嘴里喊着:“偷偷分享美女照片呢?给我看看,给我看看。”
  他拿到手里,眯着眼,仔细瞧了一会。
  越看宋一帆眉头皱的越紧。
  他转过头,顿了顿,犹豫地说:“这女的,怎么和我们班那个转学来的那女生,长这么像.......”
  
  ---
  许呦从昨天半夜开始发烧,一直到凌晨三点,吃了点退烧药才有些好转。
  她躺在床上,没什么力气,头脑昏沉,快到天亮才睡去。
  舍友走的时候弄醒了她。许呦摸出手机给老师发了个短信,请假半天。
  又浑浑噩噩睡了一会,许呦爬下床,去浴室洗了脸,换好校服。
  临走前,她瞄了瞄镜子里的自己。
  巴掌大的脸沾着水,没有一丝血色。瞳仁乌黑,唇色极淡。
  病怏怏地。
  
  高二年级办公室。
  许慧如正在批作业,旁边冷不丁站了个人,她视线往旁边一看。
  许呦用袖子捂着嘴,低低咳嗽两声,喊了一句:“老师。”
  “哎哟,你不是病着呢吗,跑这来干什么。”许慧如停笔,把许呦拉到身前。
  “怎么了,要紧吗?”
  许呦摇头,对她说:“老师我烧已经退了,下午可以上课。”
  
  许慧如内心称赞这孩子听话,简直乖巧到让人心疼。她拍拍许呦肩膀,“来办公室找我有什么事吗?”
  许呦低着头,沉默了一会,才小声说:“老师,我想换个位置。”
  ---
  星期五是要放假的日子,学生们心情都很好。
  教室里打打闹闹,嬉笑声不绝于耳。
  郑晓琳帮许呦搬书,看她静静收拾东西,“大神,你真要去我那坐啊?”
  许呦点点头。
  “真是太棒了,以后又能问你问题了。”郑晓琳心满意足,脸上绽开一朵花似地笑容。
  
  她坐在二组第一排。
  那是一个没人想去的地方,一共两个位置,都在老师眼皮子底下。
  这次月考成绩出来后,郑晓琳发挥地出奇好,更加激励了她奋发学习的斗志。于是她主动要求一个人坐第一排。那个位置无疑是班上人最讨厌的地方,上课除了听讲啥也不能干,所以郑晓琳就只能一个人坐了。
  
  许呦蹲下身子,把抽屉的笔记本一样样拿出来。
  她的书已经搬到新座位上,在收拾最后一点零碎物品。
  
  没多久,头顶上方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你干什么?”
  谢辞刚刚打完篮球回来,手里还握着一瓶矿泉水。
  
  跟在他后面的宋一帆探出头,有些诧异道:“哟喂,小许同学你这是要换座位啊?”
  这时候东西都收拾地差不多了。
  许呦把一堆零零散散的小东西抱在怀里,挎上书包。
  她低头,躲避他们的打量,“不好意思了,我眼睛有点近视,要去前面坐。”
  理由很敷衍,摆明了不想坐这里而已。
  
  谢辞半只手插兜,脚横跨过道上架着,动也不动。面无表情拦住她的去路。
  他虽然静静地不说一句话,周遭的空气却要凝固住了似的,连宋一帆都不敢再嬉皮笑脸。
  这是他发火的前兆。
  
  许呦沉默了一会。
  她从小到大都乖乖地,没惹过别人生气。这次公然这样换位置的行为,让谢辞或多或少有些难堪。许呦内心知道她的行为不对,也有点愧疚。
  可是她也不能继续坐在这里和他当同桌。比起和同学处好关系更重要的,是学习成绩。
  也是父母一直重视的。她并不能任性。
  
  周围都是嘈杂的说话声,许呦苍白着脸,安安静静站在那。
  外面的阳光从玻璃窗里投进教室。打在身侧,显得她柔软又脆弱。
  两个人无声对峙。
  
  宋一帆望着那抹纤细的身影,忍不住撞了撞谢辞,想让他差不多得了。
  只是他心里总有种直觉,看兄弟这幅样子,也说不清楚。反正可能以后,就这么认栽在这个女生身上了也说不准。
  谢辞依旧毫无反应,就盯着面前的人看。
  
  许呦腾出一只手,慢吞吞地伸进外套口袋,摸索出一个东西。
  一颗旺仔牛奶糖。
  在她看来,是能让人心情变好的东西。
  
  许呦猜测他不会伸手接。于是把怀里抱着的零零散散东西搁到一边。
  仍旧低着头,去牵谢辞的手。
  
  谢辞头一回没逗她,静静地看着她的动作。低下眼睛,任由自己的手被人轻轻抓住。
  “谢辞。”
  许呦平静地喊出他名字,松开五指,让糖滚到他摊开的手心上。第一次心平气和跟他讲话:“对不起了,能让我过去吗?”
  
  很多年以后,有人问谢辞,当初许呦那种乖乖女,是怎么把你这种横行霸道多年,浪天浪地的混蛋收服的。
  大佬思索了很久,慢悠悠地说:“可简单了。”
  
  还不够简单吗?
  
  一颗糖,一句话。
  足以让他溃不成军。
  所有的。
  
  谢辞被她那么看着,手里被一颗糖咯着,心里暗暗骂了一声操。
  “谢辞?”她又喊了一句。
  他被她这么柔柔地一遍遍叫名字,终究抵挡不住,双腿跨开让出过道的位置。
  
  许呦心里松了口气。她没再多耽搁,把东西拿在怀里,越过他准备去前面的座位。
  经过他身边的时候,她的胳膊被拽住。
  许呦没挣扎,停下脚步看他。
  “一颗糖就想贿赂我?”
  “许呦?”
  谢辞声音低,有点笑。像是反复咀嚼这两个字。
  许呦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就静静听他讲。
  这个人真奇怪。
  笑得时候像孩子,冷得时候像个谜。
  脾气也阴晴不定。像一个拥有少女心的忧郁大佬。
  
  “你还要答应我件事。”他已经恢复成往昔玩世不恭地样子,闲淡地说。
  
  她没再拒绝,乖乖地‘好’。
  ---
  少了谢辞的折腾,许呦的生活总算恢复平静。
  每天三点一线,食堂、教室、寝室。除了睡觉就是学习,时间过得也快。转眼就到了一中秋季运动会。高一高二一起举办,每个班在看台上划分了自己的位置。
  许呦那段时间生病,没报项目,就闲下来无所事事。
  早上是开幕式,下午才有比赛。
  她睡完午觉,拿了一本散文书,带着自己的水杯到操场边的看台上坐好。
  运动会期间,晚上有文艺晚会。一中管得很松,很多学生会翻学校围栏出去玩。
  
  就比如现在。许呦坐的地方,只有零零落落几个人。其他同学不见踪影。
  九班学生有多混,一场运动会体现地一清二楚。
  
  她伸出手挡住太阳光,眺望了操场一眼。跑道上有学生弯着腰已经开始热身。
  
  被煦风吹着,也很惬意。是她难得放松的时刻。
  许呦收回目光,低下头,一页页翻着手上的书,看得津津有味。
  操场上的广播放起来,偶尔有枪声砰砰砰响。
  
  “许呦!小可爱!”
  许呦正看着书,仿佛听到有人在叫自己。她懵然抬头。
  
  付雪梨站在看台底下。她已经换了身衣服,粉白色的小裙子,有点跟的凉鞋。她带着墨镜对许呦招手。
  “怎么了?”许呦跑到栏杆那,双手搭在上面和付雪梨讲话。
  付雪梨仰头,手放在唇边坐喇叭状,“你先下来,下来了我再跟你讲。”
  
  许呦还以为她有急事,点点头,就从旁边的楼梯顺着跑下去。手里拿着书,一个转身。
  头一抬,看到迎面走来一群人。
  
  谢辞打头,懒洋洋和身边的人男生说着话,没看这边。他今天照样没穿校服,短短的黑发有点凌乱。袖子松松卷起,外套拉链也不拉好。
  里面的男生一个个都是吊儿郎当的模样,往篮球场的方向去。
  那一群浩浩荡荡的人经过,引起许呦身边人的低声议论。
  “这是高二的男生?”
  “对啊,快看快看,那个穿蓝白色外套的男生。”
  “看到了,怎么了?”
  “就是我跟你说的谢辞啊,怎么样,很帅吧!”
  “他就是年级老大?”
  “不知道啊,说的玩玩的吧,不过应该认识很多人就是了....”
  “长得蛮好看的,比校草都帅,就是有点凶听说.....”
  
  许呦背贴着墙,看着谢辞走远了,才往另一个方向跑去找付雪梨。
  “雪梨,怎么了?”
  付雪梨正在玩ipad,看到许呦终于来了,她吐口气,摘掉墨镜。
  “呦呦,拜托你个事啦。”付雪梨递了个黑色手机给许呦,“帮我过半个小时之后给谢辞,他在篮球场。”
  许呦出手去接,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啊?给他...”
  付雪梨叹口气,拍拍她的肩膀,“我现在有点事,麻烦你了。”
  
  走之前,她又想到什么似得,转头冲留在原地的许呦喊:“明天穿好看一点啊,带你出去玩。”
  ---
  许呦不太想去找那群人,但是好友拜托,她也不好拒绝。
  尽管是运动会,篮球场这的人气一点都没减。
  男生在场上挥洒汗水,球被拍得咚咚咚响,场下有一些女生围着尖叫。
  
  许呦稍微有点近视,分不清那几波打篮球的,只能走进了才能看清楚。
  在这一群人里,穿着蓝白校服穿梭的她,还算是有点显眼。
  她正想着,谢辞他们是不是没打篮球,翻出校门去玩了...
  耳边就有人喊她名字。
  是宋一帆。
  他刚刚下场,跑来许呦身边,浑身汗水淋漓,擦了一把汗笑嘻嘻地问:“来找阿辞?”
  
  许呦看清来人,心里暗暗松口气,点点头把手机递过去,“哦,对,我来给个东西,你能帮我给他吗?”
  哪想宋一帆立马摆手拒绝,毫不避讳地说:“别别别,这个你要我来给,我手都要被掰折了。”
  他手指向一个方向,对她说:“阿辞还在打球,你先等等。”
  
  男生打球,许呦向来不懂。就看着他们在场上两边跑,投球。
  好脾气等了一会,人群中起了喝彩。某个人投进三分球。
  
  谢辞终于肯下场,三四个女生围过去,给他送水递毛巾。
  他全都拒绝了,扯起篮球衣的下摆,随意往脸上抹汗,往篮球架那走。
  劲瘦的腰线随动作起伏露出。
  
  许呦等人稍微散了,才走过去。
  谢辞背靠篮球架一边,大大咧咧坐在地上。喉结上下滑动,仰头正在灌水。
  他眼角余光看到许呦靠近。
  
  离他有两米的距离停下。
  她安安静静等他喝完水。
  
  谢辞眼睛直勾勾盯着许呦,喝完的水瓶放在手里捏扁,丢到一旁。
  
  “你的东西。”许呦往前走了两步,把手里东西递过去。
  谢辞上衣的两边袖子全部刷到肩胛骨以上,单手搭在曲起的膝盖上,就这么看她。
  
  他坐,她站。这个姿势不太好。
  许呦犹豫了一会,蹲下身子,和他视线平齐,“给你。”
  
  谢辞脸上全是汗,睫毛也被打湿,没了往常懒洋洋的样子。
  因为没上课,她的头发随意扎着,衣领口处,白皙的脖颈缠绕着一根细细的红线。
  
  汗水从紧绷的颈线流下,他眼睛里有幽暗的光。
  “许呦。”谢辞喊她名字,有点哑,接过她手里的手机。
  许呦‘恩’了一声。
  
  

插入书签 

Copyright @ 2011-2018 陈真来了 版权所有 备案号:粤ICP备15076311号-1

联系QQ: 21888297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