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武门陈真电影电视剧信息呈现!

第4部:粉饰太平 第十四章 强敌

陈真后传 2019-05-16 02:09176http://www.chenzhenlaile.comadmin

汪直,歙县柘林人,又名王直,《明史》、《明书》等多称汪直。《明书》有他的事迹,归于《乱贼传》,《明史 胡宗宪传》中亦有关于他的内容。对于他的出生黄宗羲有如下记载:“直,歙人,母汪妪,梦弧矢星入怀而生。”《明史》载:“汪直少落魄,有任侠气,及壮,多智略,善施与,以故人宗信之。”青年时代的汪直本为盐商,因苦于法令森严禁忌百端,而转向更加自由的海上走私贸易。他从嘉靖十九年自广东出海,数年间与朋友纵横于日本和东南亚,倒卖中央方面违禁的硝丝等物,嘉靖二十一年在日本平户城设立贸易点,并于两年后加入走私集团首领许栋麾下.凭着出众的才干,汪直很快赢得许栋信任,并晋升为集团内手握军权的实力派人物,为日后的崛起打下了基础.
二/双屿海战
双屿岛位于今天舟山群岛中,由东西两部分组成,中间水路贯通,长久以来一直作为沿海地区与外国商船交易的天然码头,在明初断然的禁海政策下,很多正当的海上贸易者为求生存转向走私,双屿兴盛一时。
嘉靖二十六年,浙江豪门谢氏依仗权势,拖欠海商货款,矛盾激化,被海商武装灭门。此事惊动朝廷,皇帝降诏讨贼,由朱纨负责此次军事行动.朱纨用了一年时间,将郑和下西洋后就名存实亡的海军重新组织装备起来。嘉靖二十七年(1548年)四月,官军将许栋主力诱至九山洋一带海面,战而克之,并突袭双屿,许栋则下落不明。此时双屿没有足够戒备,走私船支尽管数量众多,但没有战意,又缺乏统一指挥,全都挤在航道上,无法组织抵抗;汪直眼见无望,遂集合自己的船队突围而出,收余残众北上舟山烈港建立基地,并凭借自己的威望,迅速掌握了新商团的领导权.
双屿海战后六日,许多不知消息的远洋商船继续开至,数量多达千余,引起了中央高度重视,并加大打击力度,第二年朱纨断然将一批涉及走私之人判斩,其中不少颇有背景;他的军事行动早已招致与走私集团勾结的官绅们的愤恨,在此之后,他在政治上屡受打击,最终服毒自尽。
三/海上霸权
高压政策并未阻断徽、闽、浙子弟对于海上贸易的向往,不断有船支加入汪直船队。由于他用严明的纪律约束部下,口碑很好,因此得到了陆上商人的支持,货源充足;同时世界商品化大潮带来巨大需求,西方海商经常同时出动多艘船,经过茫茫航程,往往损失惨重,但只要有一艘船返航,就依然可以赢利,其暴利可见一斑。贸易链已经形成,在这种形式下,汪直面对的首要问题,是剿灭海盗,解除商贸活动的威胁,同时借此向官府证明自己的正当商人身份。他于嘉靖二十九年击破海盗卢七,第二年与浙江水师联合行动,攻破盘踞横港的海盗陈思盼,并将其残部收编;同年应宁波府要求降服盗贼陈四,第三年驱逐倭寇武装,解舟山城之围。自此,汪直集团取得了东南沿海霸权,全盛时期拥有人员20余万人及载重120吨以上巨舰百艘,而积聚的财富则可以匹敌欧洲小国。汪直自号“五峰船主”,是时也,五峰旗威加海内,”海上之寇非受汪直节制者,不得自存,而直之名始振聋海舶矣”。然而汪直并不满足于在海上纵横恣意,他看到互市的巨大前景,一直要求朝廷开放通商,以求减少中间环节,将对外贸易发展壮大,并使自己的事业得到统治者的认可。他用重金贿赂浙东地方官员,在获得了有限的许诺与庇护后,他在舟山建立了一个贸易点,公开打破禁海令,这引起了朝廷的警惕。嘉靖三十一年七月,王忬接替朱纨遗职,进驻宁波。次年初,他派遣俞大猷等人率兵数千夜袭烈港。汪直猝不及防,火药库被毁,突围而出后,带着愤恨渡海逃往日本平户。他在日本萨摩州的淞浦津建立贸易基地,积蓄力量。
作为典型的徽商,汪直始终以儒商自居,以作为中国人而自豪。他日思夜想的,是借着自己“平定海上”的功绩,获得明朝政府的承认,归顺朝廷,并屡次请求:希望朝廷使海外贸易合法化。朝廷的背信弃义,打破了汪直为之效命的梦想,也让他看清了,面对昏庸的统治者,道理是讲不了了,只有使用武力。他在平户设立郡府,自封为徽王,凡”三十六岛之夷,皆其指使”,兵力多达十余万。傲慢的明帝国,即将面临被弃者们的愤恨.
四 /壬子之变
嘉靖三十三年四月,汪直率其部众乘巨舰百余艘攻向东南沿海,日本各大名纷纷派遣浪人海寇相随,消息传出,那些自汪直离去后群龙无首的各色海上组织也闻风而动,甚至一些平时做正经生意却倍受限制的海商,难以维生的渔民,此刻也换上海盗的打扮;一时间海平面上千帆万桅,软弱的明朝海防机构何曾见过这等场面,浙江与南直隶数千里地面同时告警。这便是中学历史书中“滨海数千里,同时告警”的由来,史称壬子之变。八月,汪直率部攻克嘉定县城;继而攻入江北,入通州、如皋、海门诸州县,攻占官府署衙,焚毁海防设施,“比年如是,官军莫敢撄其锋”。因手中兵力不敷调遣,王忬无力抵挡,接连丢城失地,嘉靖皇帝只得另命徐州兵备副使李天宠代任,在此之后总督之职更数易其人,但情况并无好转。此战汪直一雪前耻,名声闻于海内,个人的骄傲也达到顶点。据说,在占领浙江黄岩府后,汪直身穿绯袍佩玉带,张金顶黄伞,50多名金甲银盔的带刀侍卫环立左右,自称“净海王。”
汪直部众的主要目标是各级国家机构,而对昔日帮助支持他的沿海商贾民众并无滋扰,但这样一场大规模军事行动,参与人数众多,各怀目的,他无法一一约束;在打开东南沿海的突破口后,汪直即率众撤回日本;而那些打着五峰旗号疯狂劫掠的海贼匪类,进军时紧随其后,破敌后烧杀淫掠,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败坏着他的威仪。
此次行动由于许多日本浪人参与,汪直部众也多扮作日本浪人,以免自己在内陆的亲戚受牵连,因此不久,倭寇一称开始通行于官方文书中。
五/覆灭
嘉靖三十五年,胡宗宪接替任总督不过半年的杨宜出任浙江、南直隶总督。胡宗宪,徽州府绩溪人。绩溪乃歙县的邻县,因此胡、汪二人算是同乡。胡宗宪是一位有远见卓识的名臣,向来反对海禁,他主编的《筹海图编》指出了建立海上强国的可能。他认为,如果朝廷可以利用汪直,并且宣布海外贸易合法化,不但可以使海盗不剿自平,而且,中国将开辟出海上丝绸之路。然而,作为一名朝臣,终究要站在朝廷一边。他清楚地看到,对于汪直这样的强大武装,硬性的攻战低效多耗,不如采取明招降暗诱擒的计策。为国效力,让中国的海商子弟能够光明正大地扬帆海上,正是汪直难以释怀的心愿,也是他的弱点。胡宗宪将汪直母亲妻儿接到杭州作为人质,并于当年九月,派宾客蒋洲与陈可愿至日本劝降他;汪直将蒋洲留在日本,令义子毛海峰跟陈可愿归国,表示愿意归顺,并提出唯一的条件:“惟愿进贡互市而已。”对此,胡宗宪一口答应下来。汪直开始第二次与朝廷的合作,两人相互呼应,迅速剿灭了以徐海为首的一众海寇。这也使胡免却心腹之患,可以抽出全力对付他了。
嘉靖三十五年十月,汪直从日本扬帆起程,回到舟山群岛岑港附近海面。胡宗宪命总兵卢镗带军驻守舟山,察觉到了危险,汪直派人向胡宗宪传话说:“我等奉命前来,胡公应派使者远迎,而今盛陈军容,胡公意欲诱我吗?”他让胡宗宪派一名贵官为人质。胡宗宪立即派遣指挥夏正前去迎接。汪直将夏正扣下,带着“昔汉高谢羽鸿门,当王者不死,如今我以诚相待,纵胡公诱我,复奈我何”的想法,孤身一人于嘉靖三十五年十一月前往胡宗宪府邸。他立即被剥夺了自由,却还向皇帝上书请求开放海禁,当然是石沉大海;等待答复的过程实际就是软禁,至此事态已成定局。
闻此消息,其部属声明要为汪直复仇,在毛海峰的带领下,以岑港为基地进攻舟山,然而投鼠忌器,更兼远道失济,终于败于胡宗宪,含恨而去。
根据《明史·胡宗宪传》中的记载看,胡宗宪作为一位有远见的名臣,对汪直的胆略才干是颇为赏识的,也希望他能为朝廷所用,戍守海疆,为此曾向皇帝恳求恕其死罪。然而此时汪直的定罪,已经俨然成了朝中禁海派与开禁派争斗的一个象征,胡宗宪为此几乎陷入险恶的政治旋涡,只得明哲保身;嘉靖三十七年正月二十五日,汪直被捕入按察司监狱,朝廷犹豫了两年时间,直至嘉靖三十八年十二月二十五日皇帝的诏命才下来,问斩。
据说,汪直在宁波港口临刑前大呼:“吾何罪!吾何罪!死吾一人,恐苦两浙百姓!”果然汪直死后,原来商人色彩浓重的海上武装集团失去领导,纷纷变成真正的海盗,东南大乱。而胡宗宪虽然并不像汪那样激进,但一个正直而清醒的人终究不容于那个时代,后来以惨死狱中收场。
汪直死后第二年,毛海峰尽发主力,攻下金门岛做为补给基地,并大举入侵福建两广,大肆烧杀。嘉靖四十二年,戚继光于平海卫大破毛海峰主力,并在其后数年转战各处,平定东南,战功赫赫。
1567年,嘉靖崩,隆庆上台,并放宽了海禁政策,但时势变了,也不再有汪直般的人物出现。
1644年,清军入北京,此后三百余年,除了康熙前期,基本没什么象样的对外贸易。
1840年,第一次鸦片战争爆发,到这里,说什么都晚了。
题后记:杂论
还是要写点主观的东西。去年好象是郑和下西洋多少周年,还真有不少人去拜郑和像,真是笑话,搜刮民财让一个太监在充足的后勤保障下出门显摆一把,对内对外都是虚飘飘的形象工程,就像今天领导们植树节扬那一锹土。同样都是show,只是前者更劳民伤财:七次show完,国内通货膨胀数倍。相比之下,汪直的塑像孤零零的立在台州蛇蟠岛上,带着命运的嘲弄孤悬海外,真是令人唏嘘。
汪直对反动的锁海政策进行了沉重打击,撼动了封建阶级的反动统治,这些老生常谈先不说;我们且看看汪直对资本主义经济发展的影响。我们都学过历史,知道资本主义发展有以下先决条件:商品、市场、资本、劳动力、经营者。看看明中叶的国际局势,商品缺乏流通,汪直的行动打开并拓展了海外市场,刺激国内生产,资本不用说,对外贸易利润巨大,吸引大量了农民、渔民和下层手工业劳动者,保障了生产力,而经过多年的商业活动,光看规模就知道,海商集团形成了一套组织管理系统。这也就是说,各种要素都齐了,而且最重要的是,明中叶中国海商的对外贸易活动及其被迫进行的武装抗禁斗争,其目的不是武装革命推翻现行政权,而仅仅是基于商业要求。如果中央不反对,或者不介入,中国,至少是东南沿海地区就将面对这样一个契机:因为外界资源进入缓解内部矛盾,新的生产关系确立,自然经济转为商品经济,以主动的姿态加入世界商品化浪潮,和那个大航海时代的无数神话连在一起。然而统治阶级要的不是生产力转型带来的社会改革,而是稳定的封闭环境,消消停停的自然生产方式。儒术、小农经济、皇权是历代支撑统治的三个要素,舶来文化会影响儒家传统,新技术破坏小农经济,资产阶级蔑视皇权威严,因此也就能理解朝廷的固执态度。
汪直是第一次全球化浪潮中勇敢的先行者,但他生在那样的时代,就只有两个选择,或者看着机遇从眼前白白滑过,然后痛惜不已,或者为了自由扬帆的梦想,明知终难胜利,依然挺身而战。而这两种选择的结局,同样都是悲剧,在历史的层层沙尘中,在世人无知的漠视中,渐行渐远。

Copyright @ 2011-2018 陈真来了 版权所有 备案号:粤ICP备15076311号-1

联系QQ: 21888297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