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武门陈真电影电视剧信息呈现!

关注:一纸北京户口让随迁子女高考陷入进退两难

电视剧 2019-03-10 07:1779http://www.chenzhenlaile.comadmin

我在北京纳税 我儿高考遭罪

一个快乐的家庭因为高考失去了笑声

“芬芬进入高二后,我们家里就几乎没有了笑声。”坐在记者对面的陈真云说。

陈真云是湖北人,在北京的一家IT企业从事管理工作,是个地地道道的白领。虽然没有北京户口,但是陈真云已经在北京工作十多年了,再加上女儿也在北京上学,而且品学兼优,他们早把北京当成了自己的家。在外人眼中,陈真云一家过得无忧无虑。

矛盾出现在女儿升入高二之后。

高二的女儿要文理分科了。一天回家,陈真云得知芬芬擅自做主选了文科班。理科一直是她的强项,芬芬这样的选择让陈真云非常恼火。被劈头盖脸呵斥的女儿委屈地告诉陈真云:“万一回老家高考,文科还有可能突击,理科跟上就难了。”

从此,这家人就开始为高考寝食难安。按照现行政策,女儿必须回户籍所在地参加高考。“可女儿从小学起接受的就是北京的教育,现在却要参加湖北的考试,两个地方学的不一样,考的不一样,让我女儿怎么回去?”陈真云说。

与陈真云有着类似经历的人在大城市不在少数。

北京、上海、广州等大城市成为流动人口的主要流入地。据北京市统计工作会议披露,按照抽样推算的方法,北京2009年年末的常住人口为1755万人,其中外来人口509.2万人,占常住人口的比重为29%。另据报道,2008年上海市流动人口中半年及以上常住人口为517.42万人,占全市常住人口的27.4%。

陈真云是千万流动人口中普普通通的一个,他的烦恼是近三分之一城市人共同的烦恼。

短跑运动员怎能用长跑规则衡量

陈真云和女儿都不愿意回去参加高考的一个最主要原因,是女儿芬芬非常适应北京的教育方式。

芬芬从小学起就一直在北京上学。除了完成学校正常的学习任务外,还对科技、创新非常感兴趣。

一次芬芬在火车站买票时,看到售票员不小心把乘客的到达地点弄错了,造成了很大的麻烦。而售卖火车票的系统显示器只能让售票员看到。于是,芬芬决定改进这个系统,在老师的帮助下,芬芬设计了车票售票系统的双面显示器。

芬芬的科技创新作品先后获得过青少年创新比赛一等奖、二等奖,她也作为北京青少年代表参加过全国青少年大会。初中时她还作为创新代表到美国进行访问。

越是参加这些活动,芬芬对科技的兴趣越大。

她每周都会到科技馆参加活动,进入了北京市的科技活动小组,很多课余时间用在了大量地阅读和撰写论文上。

“女儿的这些成绩只能在北京实现,在这里她如鱼得水。”在陈真云看来,北京实施的是素质教育,比较注重孩子各方面的综合素质,而自己的老家湖北实行的是应试教育,“考分和成绩排名是他们追求的唯一目标”。

在北京,陈真云的女儿是品学兼优的孩子,回老家,她怎么能证明自己“品学兼优”?仅考试成绩一项就会败下阵来。

陈真云弟弟家有个比芬芬低一个年级的女儿。她每天从早上6点到晚上9点除了吃饭就是学习。

高二的芬芬曾经做过上高一的堂妹的试卷,“不少做不出来”。

陈真云的一位老乡还做了相反的尝试。

老乡一家已经拿到了北京市的户口,但是他们看到湖北的高考成绩比北京高出很多,于是把孩子送回老家读中学,然后回北京高考,结果成绩很糟。

“且不说哪边的教育质量好,这种考试的方式对孩子来说是不公平的。”陈真云说。“这就好比一个长期从事短跑训练的运动员,临比赛了却要求他参加长跑。可想而知,短跑运动员的长跑成绩是不理想的。”

“高考”这两个字在陈真云家里变得越来越敏感,一家三口很少公开讨论这一话题。尤其是女儿,一向在学习上劲头十足,突然没了劲头儿,话也少了。“她没有了方向感。”陈真云说,回老家高考成了她的心病。

制度缺少连续性让我们感到落差很大

其实,外地生源回户籍所在地参加高考的政策不是刚刚出台的,有不少人很早就做好了准备。大家通常的做法是让孩子在大城市读完小学,然后就送回老家,让孩子尽早适应老家的学习环境。

但是陈真云没有这样选择。

刚来北京的时候,陈真云也为孩子上学的问题发过愁。

2003年,陈真云一家拿到了第一批北京居住工作证,就是俗称的“北京绿卡”。

有了“绿卡”孩子就可以享受市民待遇。确实,女儿像拥有北京市户口的孩子一样参加了小升初电脑派位。

看着女儿顺利地进入了初中,陈真云认为政策一定会改善的。

3年之后,女儿又以相同的身份顺利地参加了中考,并且进入了北京市丰台区的重点高中。

Copyright @ 2011-2018 陈真来了 版权所有 备案号:粤ICP备15076311号-1

联系QQ: 21888297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