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武门陈真电影电视剧信息呈现!

香港电影百年十日谈之第三日:类型片百花竞放

电视剧 2019-03-21 20:55135http://www.chenzhenlaile.comadmin

香港电影百年十日谈之第三日:类型片百花竞放



徐克《黄飞鸿》是武侠片经典之作

香港电影百年十日谈之第三日:类型片百花竞放



吴宇森的《英雄本色》

  香港电影百年十日谈之第一日:缘何百年(组图)

  香港电影百年十日谈之第二日:分期与大事记

  类型电影的出现于成熟时商业片发展的衍生物,早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古典好莱坞时期已经形成了黑色片、喜剧片、战争片等各种类型,战后随着新好莱坞电影的崛起,类型片进一步的发展,如库布里克的《发条橙》、《奇爱博士》都是科幻片、黑色片的相结合,而《哈利·波特》系列则依据是科幻、青春、冒险片的结合。

  香港电影早在六十年代时已经被赞为“东方的好莱坞”,既有武侠片、黄梅调片等成熟的类型片,也有像社会问题片、科幻片等非主流的作品,呈现出多元化的趋势。加上八十年代时各种亚类型的出现,香港影坛呈现出百花竞放的局面……

  1.武侠片:刀光剑影江湖行

  “这是一次迟来的致敬。香港电影所以举世称誉,动作指导和动作演员是一群重要功臣。许多时候,动作电影都肩负香港电影,以至香港作为一个城市的外交重任。这种全世界都称之为‘香港式’的、独一无二的动作设计和表演,甚至影响全世界的动作电影。不管什么旅游景点,都比不上银幕一个凌空翻身,更能将香港深印世人心坎。”——香港国际电影节特刊《向动作指导致敬》

  “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浮沉随浪只记今朝……”曾几何时,一首《沧海一声笑》,带着多少人的武侠梦,在岁月的河流里徜徉。而武侠电影,也成为了香港电影中最为独特、最为让人荡气回肠的类型。

  “萧然一剑天涯路,鹏飞江湖,九霄云高不胜寒,关上万里,枝栖何处?问王谢谁家燕子,飞向谁家户?”在影片《金燕子》中,张彻以一手豪气万千的诗词衬托出银鹏这个孤独而自傲的侠客的形象,而在绝大部分的武侠电影中,也都会有这类侠士形象的出现,无论是早期的《火烧红莲寺》系列,还是《江山美人》中的隐士或者《见龙卸甲》中的赵子龙等。这些武侠电影中的侠士,很多时候不是因为他们的武艺是多么的高强,而是因为他们的侠义性行为,就如梁羽生所说,“‘侠’是灵魂,‘武’是躯壳。‘侠’是目的,‘武’是达成‘侠’的手段”。

  早在战国时期就有侠的说法——韩非子以“带剑者,聚徒属,立节操,以显其名而犯五官之禁”和“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否定了侠的意义,但随后被司马迁所肯定了侠的价值,“今游侠,其行虽不轨于正义,然其言必信,其行必果,已诺必诚,不爱其躯,赴士之厄困”。他的《游侠传记》,也说明了早期的侠,主要是游侠。

  侠的生活环境,便是江湖,以及后来的武林。所谓江湖便是一个充满着流动性的人们的世界,包含着三教九流。江湖后来也发展为“武林”,随着江湖人的纷纷分门立派及各成一体,就如社会的发展一样。而在武侠电影中,也是以游侠为主,如张彻导演的《刺马》、楚原导演的《多情剑客无情剑》等(《刺马》中也有家庭的场面,但是那个家处于不安定的状态;《多情剑客无情剑》的开场便是离家多年的李寻欢返回故里,而原本尽管隐藏着矛盾但至少表面上平静的家,便开始走向了破裂)——香港自身身份的处于中原文化的边缘地带及殖民地的历史,使得香港在某种程度上契合了“游侠”的身份,这也是为什么香港在数十年间推出了数千部武侠片的一个重要原因,更是为什么香港影评人觉得近几年内地为主导的武侠大片缺乏“侠”的重要原因。

  随着时代的发展,游侠变成了豪侠,甚至是因为不能再适应于时代而成为悲剧式的侠客,只是还依然保持着相对独立于官府的处境。如徐克导演的《黄飞鸿》系列里,主角黄飞鸿已经处于一个新旧交替的时代(《黄飞鸿》中的严师父更像是游侠),他也为着国家的安危、人民的生活所担忧,也会受到统治者的肯定,但是他所生活的世界,仍然是一个相对独立于官府之外的世界。

Copyright @ 2011-2018 陈真来了 版权所有 备案号:粤ICP备15076311号-1

联系QQ: 21888297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