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武门陈真电影电视剧信息呈现!

北影厂的四次搬迁(组图)

电视剧 2019-07-12 05:09163http://www.chenzhenlaile.comadmin

北影主楼是1952年建的,一直使用到现在

 

北影主楼是1952年建的,一直使用到现在

北影主楼已租给了一些影视机构办公

 

北影主楼已租给了一些影视机构办公

《骆驼祥子》中虎妞的家还保存在明清风情街上。

 

《骆驼祥子》中虎妞的家还保存在明清风情街上。

很多影视剧在北影厂里搭建的外景地拍摄

 

很多影视剧在北影厂里搭建的外景地拍摄

《霸王别姬》中戏班练功的戏就是

 

《霸王别姬》中戏班练功的戏就是

在这个院子里拍摄的。

学生参观北影厂里的明清风情街

 

学生参观北影厂里的明清风情街

郑会文在自己设计的“东交民巷”前

 

郑会文在自己设计的“东交民巷”前

北影门口等戏的群众演员

 

北影门口等戏的群众演员


  封面故事

  下月,北京电影制片厂最后一批部门将搬迁到怀柔杨宋镇设施先进的中影影视基地。位于北太平庄的原厂址将成为历史。

  北京电影制片厂成立于1949年,是新中国电影的三大拍摄基地之一。北京电影制片厂最早的厂址在现在新街口“科影”的位置,后来搬到了安定门外小关。“文革”后期再度搬到了北太平庄,先是在“中央新影”的位置,在1971年年底最终搬到原总参测绘学院旧址处。如今北影厂再度迁往怀柔,这是它的第四次搬迁。中影集团老总韩三平曾说,北影厂作为一个企业已不存在了,但是作为一种制片资源或者说一种精神还是存在的。中影集团不会丢掉这块金字招牌。

  事实上,早在几年前,厂里的主要部门已经陆续迁往怀柔,不少楼房已暂时租给了别的公司,过不了多久,北影厂内包括荣宁二府和明清风情街在内的旅游城和主楼、摄影棚等都将消失,这座北京电影的地标建筑将湮没在历史的记忆中。为此,本报记者特意采访了一些“老北影”,听听他们讲述北影厂的往事。

  盛夏时节,位于北太平庄的北影厂门前一如往昔聚集了很多等戏拍的群众演员,而这一幕已经进入倒计时。随着北影厂全部搬迁到怀柔,明清风情街等外景地将陆续拆除,8月之后,这些“追梦人”又将去寻找他们的下一个落脚点了。

  十多年前,中影集团成立,作为集团的重要组成部分,北影厂的一些部门开始陆续向怀柔的中影影视基地搬迁。如今北影厂的那些苏式老建筑依旧伫立,但当年鼎盛时期的熙熙攘攘已一去不复返了。

  今年76岁的李新导演已退休多年,如今这位老北影人还是像以前一样,每天都会到北影厂的主楼走一趟。主楼中的一些房间租给了一些影视公司,他常到其中一家,跟那里的人谈谈创作,看看有没有拍片的机会。李新说,自己的身体还棒着呢,精力无处发泄。就在去年,他还拍摄了两部小电影,一部是《OK大爱》,一部是《真爹假娘俏媳妇》。前一部是反映老年人临终关怀的题材,后一部反映现在留守儿童的社会问题。

  早在1964年,李新导演就来到北京电影制片厂工作,1971年年底搬到北太平庄后,他就一直在主楼里面搞创作。他说自己对于这座建于1952年的主楼非常有感情,因为他的艺术成就都是在这座楼里取得的。尽管主楼的拆除已经被制片厂提上日程,但是从外表上看,这幢红墙的苏式建筑仍然坚固如初,楼前“为人民服务”几个大字在阳光下依然熠熠生辉。对于这座建筑的坚固,李新印象深刻,因为他在1998年前住过的宿舍就是1952年建的同一批建筑,拆房工人说,这些建筑很牢固,用推土机都推不动。

  跟李新相比,60多岁的郑会文是小字辈,开元棋牌,他是1974年到北京电影制片厂工作,但是由于他的身份是美工师,后来还当上了摄制办的主任,相比李新导演,他对这个院子的了解反而更加全面。

  郑会文说,算起来,自己陪伴过的厂长有6位,其中包括汪洋厂长。加上临时过渡的,实际上有8代,是真正的“老北影”。他说,对于这里的一切,很多老人说起来都津津乐道,因为承载了很多人的美好记忆。

  对于像陈怀皑、管宗祥、张华勋等北影老导演们来说,这个院子有着一种生命上和艺术上的双重传承,他们的儿子陈凯歌、管虎、张杨

  都在这个院子里成长生活过,在长大后,他们都成为了著名的导演,并且顺理成章地成为了北京电影制片厂的职工。父子两代一起见证了北京电影制片厂的变迁。

  郑会文对北影厂大院的感情很复杂,因为这里的不少建筑都有他的心血。1987年为了拍摄《红楼梦》而搭建的荣宁二府就在北影厂大门的左侧,当初厂里本来是想让长春电影制片厂给搭景,但是对方要价1000多万。后来北京电影制片厂经过商量后,决定自己搭建。郑会文当时负责全厂的生产环节,是搭景的主要负责人之一。他记的这块位置原来是一个果园,里面种着不少桃树,为了搭景,就把这些桃树砍了,“为此,我儿子还骂了我一顿,因为再也吃不到桃子了。”最终,这个占地12000多平方米的荣宁二府只花了400多万就搭建了起来。

  当时的电影环境并不是很好,电影不景气,加上香港、台湾和日本等游客来北京,要求来这里参观,希望按照好莱坞的模式,对外开放电影的拍摄,在汪洋同志的提议下,成立了合资的电影旅游城。“到目前为止,电影旅游城既宣传了北京电影制片厂,又有一定的经济效益,养了人,还负责厂里的垃圾处理费、水费等。还有群众演员的问题,当时很乱,也由旅游城统一来管。”

  尽管马上就要拆除,但是旅游城里不时有游客来参观,一进“荣国府”的大门,一棵高大的核桃树的树荫将整个院子都遮盖了起来,绿荫蔽日,很有王府的神韵。荣宁二府中间只隔着一条几十米长的窄窄的巷子,郑会文说,当时87版《红楼梦》中,贾瑞勾引王熙凤“被泼粪”的戏就是在这里拍的。这里的每一处布景,被很多电影取过景,贾政住过的“荣禧堂”,《末代皇帝》、《戏说乾隆》、《康熙微服私访记》等影视作品都在这里取过景。

  除了荣宁二府,1979年就开始搭建的“明清风情街”更是在电影中反复出现。1979年拍摄《骆驼祥子》的时候,这里还是一片荒芜,为了搭建祥子进城看到无轨电车的场景,就尝试在这里搭景。后来,包括《茶馆》、《武林志》在内的电影都陆续在这里搭景。到现在为止,明清风情街有14000平方米左右,分为正街、北街、南小街、西斜街、南北街五条街。街道两旁建起各类电影拍摄需要的布景,甚至,这些布景中还保留有拍摄《骆驼祥子》时给虎妞搭的家。到目前为止,将近1000部电影的拍摄在这里取过景。

  除了布景,北京电影制片厂的摄影棚也非常大,当初搬来后,摄影棚就是在原来的一个足球场上建起来的,包括两个小棚,一个中棚,一个特大棚,其中特大棚面积达3000多平方米,被认为是当时的“亚洲第一大棚”。

  谢铁骊拍摄《大河奔流》的时候,一个村庄下雪时的全景,都是在摄影棚中搭的景。

  在郑会文眼中,这里是电影人才拍摄的起源和扩散地。“文革”以后,中国电影的技术并不是很发达,这里建起了摄影棚和不少拍摄用的场地,给了中国电影事业以发展的机会,同时,锻炼了很多电影人。到目前为止,包括刘晓庆、赵薇在内的众多电影人,仍然是北京电影制片厂的职工。

  而对于李新导演来说,北影厂历经风雨,却没有失去人情味,在“文革”时,他因为“红五类”的出身,一度管理着田方、谢铁骊、于洋等诸多被打倒的老领导,也正是他对这些老领导的暗中关照,跟他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后来我去他们家中拜年,在每家喝一口酒,回来就醉了。”

  1993年李新成立了自己的电影工作室,但是他发现自己在艺术方面能够做到自如,但是在经济方面却一窍不通,工作室的经营过程就像国产电影的发展进程一样,一波三折。面对着这些即将消失的老建筑,他有点惆怅地说,“说句心里话,是有点舍不得,但是又不敢太确定,因为,或者这也是发展之道。”J166

  北影厂曾多次迁址

  原北京电影制片厂副厂长祖绍先告诉记者,北京电影制片厂在1949年成立后,历经了3次搬家,最后才搬到现在的位置。

  1949年4月20日解放军接收北平后,在新街口原来的国民党中央电影制片三厂的位置,成立了北平电影制片厂,其中不少人都是从东北电影制片厂抽调过来的,其中就包括田方先生(田壮壮父亲),他后来成为了北京电影制片厂的第一任厂长。

  新中国成立后,“北平电影制片厂”改名为“北京电影制片厂”,当时的北京电影制片厂还是以拍新闻片为主,业务能力相对较低,作品包括《龙须沟》等,主要是配合政治宣传。到了1954年才开始尝试拍摄长故事片。

  1954年,为了迅速提高北京电影制片厂的拍摄能力,在周恩来总理的指示下,特意在全国抽调了很多优秀的电影工作者专门赴苏联进行全方位的考察学习,直到1956年才回国。其中就包括朱德雄、钱江、朱金明等。

  这批人回国后,为了适应拍摄长故事片的要求,厂址从新街口搬到了安定门外小关的位置,当时那里是一个砖瓦厂,北影厂接收后,将这些工人都转到了电影制片厂中,在建筑式样和格局上都照搬苏联模式,这些建筑直到1959年才建设完成,有些建筑现在还保留着。在此期间,拍摄工作仍然在新街口的“科影”位置进行,其中就包括《小兵张嘎》和《烈火中永生》等作品。

  到了1966年,江青开始主抓样板戏,其中《智取威火山》和《红色娘子军》都是在小关的厂区拍摄的,当时这个位置很偏僻,周边没有人住,制片厂建了6栋楼,结果职工们仍然不愿意住,加上地势低洼,于洋、谢添等导演在拍片的时候,边上的货车经过时噪音很大,影响录音,谢铁骊导演有一次无意中跟江青提起,希望能够再找一个地方,最后定下了北太平庄的原铁道部党校,也就是现在的“中央新影”的位置,1969年5月,北京电影制片厂从小关位置搬家。

  那时的北太平庄地区还是一个“丁字型”街道,从东往西有三个单位,分别是铁道部党校、总参测绘局、总参测绘学院。

  当时全国很多单位都疏散到干校去,因为北京电影制片厂有拍摄样板戏的任务,上级决定再次搬家,在1971年年底第三次搬家搬到了边上的总参测绘学院,也就是现在的位置。

  祖绍先说,制片厂搬过来后,发现总参测绘学院的学校建筑跟制片厂的结构非常像,于是决定不做很大的变动,有些楼房只做了少些的改装,就搬了进去,其中就包括主楼。

  这些建筑都是在1952年仿造苏联的模式建造的,这么多年,北京电影制片厂就新造了3座建筑,其中包括一个摄影棚群,一个特技棚,一个录音棚。其中摄影棚群就是在学校的一个足球场上建起来的,当年这是一个八条跑道的标准田径足球场。

  北京电影制片厂刚搬过来的时候,周边还有不少农田,黄亭子村的村民还在田里干农活。“当时一到夏天,屋子里还有很多苍蝇,西边的马路上还有猪圈。”如今这里已是北京最繁华的地段之一。

  搬家到北太平庄新址的北影厂生产出了的第一部电影是样板戏《海港》。

  北影厂首创电影制片人制

  1988年,祖绍先担任北京电影制片厂的副厂长,在主楼里面办公,当时中国还没有出现制片人制度,拍摄影片,都是由厂里的领导决定后,先找到导演,然后导演再找合适的制片主任。其中摄影师、美术师等都是由车间主任来决定的。导演自己没有决定权。

  当时,国内拍片的环境不好,很多影片拍了就赔钱,有一次,皇甫可人导演想开拍《荒原杀手》,就找到制片厂的领导商量,提出自筹资金来拍摄这部影片。

  这在当时是一个震动,被认为是坏了规矩,于是不少人不理解,但最后,时任广电部副部长的陈昊苏同意这一要求。

  祖绍先说,在做出决定的前一天,他还陪同皇甫可人导演去拜访相关的领导,希望他能出席第二天的会议,结果人家明确表示拒绝。

  最后,上级终于同意了皇甫可人的要求,厂里提了三点建议:除了要求自筹资金外,还要向厂里上交10万元的风险抵押金。最后,同意可以独立组织拍摄班底。

  “这也是中国电影人职业自由化的端倪。”他说。

  此前北京电影制片厂的拍摄周期都很长,有些导演像水华等,一部电影拍3年,也没人提出异议,结果,《荒原杀手》就拍了两个星期。这在当时又引起非议,认为作品粗制滥造,对艺术不负责任。尤其是配音,几个人就把一部影片的配音全录了,在很多人眼中有点匪夷所思。

  好在影片的票房不错,《荒原杀手》最后还是盈利。这也算是开了中国电影制片人制度的先河。

  北影厂曾拍了五部样板戏

  北影厂一度成了样板戏的主要拍摄单位,“文革”期间全国拍摄的8部样板戏中,就有5部是由北影厂摄制的。1971年搬到北太平庄新址后,北影厂拍摄的首部影片《海港》就是样板戏。提到这部戏,祖绍先仍印象深刻,当时上影厂谢晋导演在上海先拍了一部,但是上面并不满意,江青发话要求重新再拍一遍,最后由谢铁骊导演和谢晋导演两人联合执导。

  两个人的出身完全不同,谢晋导演的出生“不好”,而谢铁骊导演出身“又红又专”,两个人形成了鲜明对比。

  在样片送审的时候,江青对影片片名的字不太满意,认为大小不一,要求找人重新再写。后来不知有谁提到了祖绍先,认为这小伙子字写得不错,但祖绍先已经下放到大兴的干校去学习。为此,当时工军宣队的领导狄福才还专门派人去招人。

  说起这件往事,祖绍先回忆,因为那时他还年轻,资历尚浅。为了服众,上级还特意想出一招,先是要各大单位提出候选人,然后经过上级审查,最后再决定人选,“其实是走了一个形式。”

  最后,祖绍先顺利选中,开始书写《海港》的片名。第一次送审的时候就得到了江青的首肯,但是要求“继续再写,争取更大进步”。

  第二稿送审后,江青认为进步很大,但仍要求“继续努力”。

  写了两次,祖绍先认为没有再写的必要,于是在第三次送审的时候,就把第一次写的作品再次上交,结果“顺利通过”。

  对于自己为什么能够通过,他说,因为人的眼睛有视觉上的偏差,有些笔画简单的字,如果写的跟笔画复杂的字一样粗,一定是后者显大。“诀窍是笔画简单的字,写得顸一点;笔画多的字,写得瘦一点就可以了。”

  这一写,改变了祖绍先的命运,到现在为止,他已经给500多部电影写过片名和字幕,其中就包括《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等。

  北影厂80年代进入黄金期

  北影厂主楼当时是电影生产的“大脑”和枢纽,当时的党委、厂委、生产和创作都在这里起决定权和指挥权,当年电影的开拍和决策都是在这里作出的。

  当年在主楼还总结出不少创作的规律,其中就有著名的“本子、票子、班子”三要素规律,郑会文解释,一部成功的电影,首先要有好的剧本,然后是要有钱,最后是拍摄班子要好。

  北京电影制片厂在“文革”结束后开始了故事片拍摄,除了1976年公映的《海霞》,还包括《火娃》,这部影片是北京电影制片厂与北京电影学院合拍的。

  在上个世纪80年代,北影厂进入了黄金期,故事片的拍摄开始多了起来,人才和题材都兴旺,像《小花》、《骆驼祥子》、《茶馆》、《武林志》等,这个时期涌现出一批所谓的第2代和第3代导演,李新导演就是从这个时候出名的。合拍戏也开始出现,其中就包括《火烧圆明园》、《马可·波罗》、《苏禄国王和中国皇帝》、《末代皇帝》等。

  J166 18.19版摄影 安旭东 J130

Copyright @ 2011-2018 陈真来了 版权所有 备案号:粤ICP备15076311号-1

联系QQ: 21888297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