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武门陈真电影电视剧信息呈现!

从国人热衷于“打洋人”看“打鸡血”的民族主

电影 2019-03-05 20:16122http://www.chenzhenlaile.comadmin

从国人热衷于“打洋人”看“打鸡血”的民族主

本文转载自《Mtime时光网》,作者:风间隼,插画:Safira,原题:《不卑不亢有多难? 从叶问热潮看民族主义情绪》

在商业电影中利用民族主义,诱得观众人人像打了鸡血般神采奕奕,虽然赢得票房大卖,但在如此这般繁荣景象之下,总有股莫名的力量叫某些人有种冲动想大呼“过了,过了”。要做到不卑不亢、不温不火真的有那么难吗?

时光网特稿 随着《叶问2》的热映,功夫电影中的民族主义问题又一次成为了争论的焦点,也让此前在我们的商业电影中若隐若现的民族主义暗流终于浮出水面。当编导把叶问这么一位“宅男”丢到了虚构出来的民族大义的竞技场上,博得观众一片彩声的时候,我们是应该庆幸,中国电影终于找回了中国人久违的志气,喊出了观众的心声?还是皱起眉头,看着商业电影放肆地利用民族情绪,把功夫片拖回30年前的窠臼中去呢?

《叶问2》并非一个孤例,看着咏春宗师继第一集打死日本将军之后,又在续集中痛扁龙卷风,进影院稍勤快点的影迷,都会联想起近年几部功夫电影中的类似桥段来。《苏乞儿》解决家恨纠葛之后,远赴东北大败西洋力士。《霍元甲》一旦觅得武学真谛,更是豪气挑战东西洋高手,最后以血洒擂台作结。刘伟强重新包装的《精武风云·陈真》就目前曝光的预告片和剧照看来,甄子丹饰演的陈真在遥远的欧洲战场身着华工服与敌人生死搏斗,更是再借民族大义的名头做文章。不管是真实还是改编,这么多传说中的英雄豪杰在短短几年内纷纷登上擂台大战外国人,已经足以构成一道景观,让我们好奇这一番热闹背后的推动力何在,对今天的中国电影又意味着什么。

且先不忙做结论,民族主义在功夫电影中的表现多种多样,我们从头看起。

从国人热衷于“打洋人”看“打鸡血”的民族主

《精武门》是早期“打洋人”功夫片之一

功夫电影“打洋人”传统的缘起

功夫片那么热衷于打洋人,自有其渊源。上个世纪1972年,几乎同时蹦出了两部痛扁洋人的功夫经典。稍早的一部是《马永贞》,片中陈观泰饰演的山东好汉马永贞在横扫上海滩黑恶势力的同时,也捎带料理了为黑帮卖命的西洋拳击手。相较之下,稍后嘉禾推出的《精武门》影响更为深远,一代宗师李小龙旋风般席卷虹口道场的场面,已经成为功夫片最经典的场面之一,堪称难以复制更难以逾越的巅峰。

此后狂扁洋人就成了功夫片万试万灵的招牌菜。李连杰在自导自演的《中华英雄》(又称《无敌小子》)中扮演退伍抗日战士,力拼驻华美军。著名动作导演程小东在处女作《生死决》中虚构了一场中日对决,刘松仁扮演的大侠士与徐少强扮演的日本武士从悬崖上打到悬崖下,看得当时初出茅庐的温瑞安惊叹连连。1983年,连一向政治压倒一切的内地电影界,也不甘示弱地拍摄了一部《武林志》,影片剧情与《叶问2》非常相似,也是外地武师与本地武师之间由对抗到惺惺相惜,携手前赴后继对抗俄国力士“大个儿萝卜”。

一百多年的列强进逼,深深刺痛了一向以“天朝子民”自居的中国人,绵延不绝的屈辱感已经融入了整个民族的集体记忆,占据主流的民族情绪即是,东洋鬼子也好,西洋鬼子也好,欺负过我们的没有一个好东西。一向被我们引以为自豪的“国术”,自然成了发泄这种屈辱的最佳渠道。一来,俗话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站到了擂台上,那是一定要分出个高下的。二来,擂台天然隔绝了现代化武器的参与,留给中国传统技击一方大显神威的乐土。三来,被近代民族主义冠以“国术”的传统武术,早已和“国剧”等国粹一样,成为了民族精神的象征。于是,功夫电影里的“打洋人”自然也就变成了一个争取民族独立,抵御外侮的绝佳象征,每每能引起观众如潮的共鸣。

<<上一页 1

Copyright @ 2011-2018 陈真来了 版权所有 备案号:粤ICP备15076311号-1

联系QQ: 21888297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