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武门陈真电影电视剧信息呈现!

吴稚晖 — 一个坏透了的好人

电影 2019-05-15 20:1155http://www.chenzhenlaile.comadmin

吴稚晖 — 一个坏透了的好人


吴稚晖 — 一个坏透了的好人

文丨史飞翔

他,22岁中秀才,26岁中举人;早年参加康梁“公车上书”,要求清廷变法图强;后参加孙中山同盟会,一生追随孙中山,是孙中山遗嘱的起草人和见证人之一。作为国民党“四大元老”之一,孙中山看重他,汪精卫尊重他,蒋介石对他毕生待之以师礼,蒋经国则称他是“生平最钦佩的人”。他死后,于右任担任治丧委员会主任,蒋介石主祭并题写“痛失师表”匾额,张道藩宣读祭文,蒋经国主持海葬并发表纪念长文《永远与自然同在》。蒋介石死后立铜像,唯一的一个陪祀铜像就是他。胡适称他是中国近三百年来四大反理学思想家之一,蒋梦麟说他是中国学术界一颗光芒四射的慧星。他是迄今为止唯一被联合国科教文组织授予“世界文化学术名人”称号的中国人。他就是——吴稚晖。

吴稚晖 — 一个坏透了的好人

吴稚晖与蒋介石合影

吴稚晖是民国名流中的大佬级人物。他性情奇崛,行为怪诞。平日里一件旧布袍,马褂常缺少扣子;穿布鞋,裤腿塞在袜子里;外出住小旅店,一把油纸伞不离身。活生生一乡下土老头。中国近现代史上,有两个人的脸最见风骨,一个是梁漱溟,另一个就是吴稚晖。只要看看吴稚晖那诡异、刁钻的眼睛以及瘪而突出的嘴,你便能看出他绝非一个省油的灯。吴稚晖为人偏激,好奇谈怪论,人称“吴疯子”。

吴稚晖 — 一个坏透了的好人

吴稚晖虽然是中央研究院院士,但学问是压根没法和梁任公、章太炎这些人比的。但即便如此,他还是动辄向学术发难。他说:“宁做没世无名小卒,不愿做乌烟瘴气的文学家。”1935年,他在一次演讲中又说:“文学不死,大难不止。”他断言“文学是胡说八道,哲学是调和现实,科学才是真情实话。”如此大言,也只有他才说得出。

吴稚晖是民国“名骂”,骂人成癖。他骂过的人有:慈禧、光绪、陈宝琛、张之洞、康有为、梁启超、罗振玉、袁世凯、曹锟、章士钊、汪精卫,甚至泰戈尔。他曾经抡着拐杖追打戴笠,边追边骂,最后气呼呼地说:“可惜,撵不上这个狗杂种。”吴稚晖不满蒋介石的作为,常和冯玉祥一起,大白天提着灯笼去开会。有一次,蒋介石问他为何白天点灯笼。他模仿蒋介石的宁波腔说:“娘希匹,这里太黑暗,太黑暗了。”还有一次,蒋介石携宋美龄去拜访他,他不喜欢宋美龄的打扮,于是命令家人锁门关窗。蒋介石的侍卫在外面叫了半天门,不见动静,正要离开,突见吴稚晖推开窗户,指着蒋宋大喊:“吴稚晖不在家!”

吴稚晖 — 一个坏透了的好人

1909年,孙中山在伦敦与吴稚晖父子合影留念

孙中山病逝北平后,吴稚晖受孙中山之托,在北平南小街创办海外补习学校,教育国民党高干子弟。学生20余人,有孙科的儿子孙治平、孙治强;汪精卫的儿子汪婴、女儿汪洵;李济深的女儿李筱梅以及蒋经国。吴稚晖规定语文课要写作文,而且必须用毛笔写。孙中山的两个孙子孙治平、孙治强不肯写,说用毛笔写文章是秘书做的事。吴稚晖很生气,当即写了一首唐诗:“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叫他们抄写下来,带回家同家长一道体会诗中蕴含的道理。

吴稚晖一生备受非议,被称是“一个坏透了的好人”。但笔者在仔细阅读了有关吴稚晖的各种传记、文章之后却发现,其实吴稚晖并不像人们传说的那样“妖魔化”,相反他是一个十分可爱、憨态十足的率性老人。

吴稚晖 — 一个坏透了的好人

吴稚晖生性淡泊、生活俭朴,衣食住行可圈可点。吴稚晖穿着极随便,布履布衫。家常衣服是一件青竹布长衫,外出时加件玄色马褂。一袭长袍要穿十年八年。偶而也穿西服,却是用箭袖袍套改制的,不伦不类。吴稚晖饮食简单,爱吃大饼、油条、豆腐花,吃相也不雅,边走边吃。晚餐尤喜喝粥。通常的伙食标准是“两粥一饭,小荤大素”,从不大吃大喝。有时荤菜里肉多了几片,他便认为是浪费,月底要亲自查伙食帐,再三关照要注意节俭。至于居室,则更不讲究。卧室内只有一张单人床,一个写字台,一把旧藤椅,几只来客坐的靠背椅和骨牌凳。此外就是书报杂志和一只马桶。没有沙发,没有古玩,墙上也没有名人字画。食宿、看书、写字、会客以至出恭都在其间。蒋介石与宋美龄看望他,他照样在此斗室坐骨牌凳。抗战时,当局专为他在重庆修建小楼一座,他拒不领情,而是自己在大田鸡山坡上自盖茅草屋一座,面积13平米见方。有人描述他的住所:一挂旧蚊帐,一张竹板床上,一个大马桶外加一老伴。抗战胜利后,吴稚晖在上海曾住广东路满庭芳贫民窟,与贩夫走卒、码头工人为伍,日付房钿3个铜圆。吴说,他一生住的最好居所就是吕班路的房子,非官方供给,每月自己缴租。吴稚晖一生不坐黄包车,上茶馆、跑旧书店、访友叙旧、出门授课,均以步当车。他从不坐专车,每次都由老伴搀扶着走出草屋,拄着拐杖排队上公车。蒋经国晚年回忆,有人送吴稚晖一辆人力车代步。客人走后,吴令蒋找来锯子把车把锯掉,把车身拖到书房当沙发用。蒋经国不解,吴稚晖说:“一个人有两条腿可以走路,何必人拉,你坐在车上被人拉着走,岂不成为四条腿?”

Copyright @ 2011-2018 陈真来了 版权所有 备案号:粤ICP备15076311号-1

联系QQ: 21888297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