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武门陈真电影电视剧信息呈现!

走在鄉間路上

精武陈真 2019-02-11 01:54113http://www.chenzhenlaile.comadmin

走在鄉間路上

 
 

  站在合唱的行列裡,看著鄉親們興奮的面容,我突然想,我們用不著對三線廠的離開感到遺憾,其實他們在幾十年前來到這裡,只是來給我們踩點的,他們只是寫了一個標題,真正的詩篇要等幾十年后我們來寫。

  

  2016年初春,我回故鄉探親,應霍山縣委宣傳部領導之邀,到霍山東西溪鄉。記不得是在哪裡,下車徒步,沿一條羊腸小道向大山深處進發,走著走著沒有路了,有的地方甚至需要手腳並用。不知道往裡面又走了多遠,但見大山溝壑零星出現幾幢老建筑,斷垣殘壁上依稀出現紅色或白色的標語,都是上個世紀特殊年代留下的痕跡。心中好生納悶,在這個荒蕪的山溝裡,怎麼會有這樣的建筑?

  再往前走,拐過一個彎子,視野豁然開朗,陸續看見十幾幢相對完整的破舊建筑,彎彎曲曲地坐落在山溝裡。我似乎有些明白了,這就是規劃中的、未來的作家村。

  隻記得我在半山腰站了一會,看著天上悠悠的白雲和白雲上面湛藍的天空,很有感慨。同行的東西溪鄉領導后來提起我的其中一句感慨:文學小道,大路朝天。

  說話間已過了兩年。兩年內,不斷聽到作家村的消息。安徽省作協主席許輝同霍山縣委、縣政府密切對接,出謀劃策,招商引資,修舊利廢,把冷落在深山的廠房利用起來,終於在2017年10月舉行了“中國·月亮灣作家村”開村儀式。作家王蒙等人親臨東西溪鄉參加這次活動。2018年9月,在第八次全國青年作家創作會上,中國作協鐵凝主席見到我的第一句話就是,我到你家鄉去了。

  哈哈,月亮灣作家村啊,名氣越來越大了。這以后,我同霍山縣多次聯系,得知已有二十多名作家陸續簽約駐村。作家村為每位作家提供一百平方米以內的工作室,自行裝飾。作家們在這裡寫作、支教、種地、學手藝,更多的時候,“坐在窗前,沐浴在冬日的暖陽下,看書、碼字、發呆……”(作家村村民董靜語),作家們突然發現,住在作家村裡的作家,才更像作家。

  2018年年底,我回家鄉參加文代會,接到許輝電話,讓我抽空到作家村小住,最后約定12月28日前往。這又是一件無心插柳的事情,原來這一天正是月亮灣作家村正式立項兩周年的日子。我們剛到作家村的下午,地上蒙著一層薄雪,為作家“回家”平添幾分詩意。晚餐會上,作家們以茶代酒,輪流表達自己感受,大家情真意切地把這個地方當作自己的精神家園,發自內心地感謝霍山縣委、政府和東西溪鄉群眾,對籌劃者表示由衷地敬重。

  這一夜,作家們在“自己的小窩”裡做著香甜的美夢。我在后半夜醒來,聆聽萬籟俱寂的山村夜曲,回味著作家村從無到有、從小到大的過程,心中很多感慨,輾轉難眠,半夜開燈,往軍隊作家群發了一個消息:中國·月亮灣作家村歡迎各位!霍山東西溪鄉讓你找回童年,找回記憶,找到詩意棲居的感覺。我等數年夢想的“詩意小鎮”,已經在我們的心裡打下了地基——中國·月亮灣作家村村民徐貴祥廣而告之。

  第二天早晨起床,開門一看,又是一個驚喜扑面而來,隻見遠處山巒白雪皚皚,門前小路已經積雪兩寸多厚。作家們欣喜若狂,把這突如其來的大雪看成老天爺頒發的新年禮品。雪地裡,到處都是作家兒童般的笑臉,還有揮舞掃把掃雪的身影。

  走在雪花飛揚的街道,我們的心情像天空一樣潔淨明亮。街道兩邊的群眾大約認出了我們,指指點點,議論紛紛,一律報以友善乃至感激的笑容。有一家正在辦喜事,還熱情地邀請我們進屋喝喜酒。

  當年,出於“備戰備荒”的需要,城裡的一個軍工廠在東西溪鄉落戶,號稱“三線廠”,給這個偏僻的山鄉帶來了物質文明。改革開放之后,三線廠的人員和設備回到城裡,隻留下若干空空蕩蕩的廠房,山鄉落寞了幾十年,復歸貧窮。沒想到,天上掉下個作家村,作家們在這裡以文會友,以文扶貧,以文招商引資,作家村帶動了當地的旅游和貿易,山鄉重新煥發了熱情和活力,群眾的喜悅可想而知。

  漫步在雪地裡,鄉黨委書記談起東西溪鄉的文化建設定位,講了幾個方面的設想,請我談談意見。我表達了以下看法:月亮灣作家村的誕生,可以看成是東西溪鄉建設的二次革命。東西溪鄉一座山兩條溪三線廠,托起一輪“文”字牌月亮灣,由物資生產三線廠轉型到精神生產三線廠,以作家村為基礎動力,整合“前三線”文化資源、牽引旅游產業、發展生態農業,三條戰線並舉,形成“后三線”建設格局,讓月亮灣真正富起來,強起來,亮起來,成為全國精神文明建設的典范鄉村。書記對我的建議很感興趣,自言自語說了好幾遍:“后三線,后三線,這個概念好。”

Copyright @ 2011-2018 陈真来了 版权所有 备案号:粤ICP备15076311号-1

联系QQ: 21888297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