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武门陈真电影电视剧信息呈现!

郭建波:一个变节者的自供状

精武陈真 2019-03-12 09:01138http://www.chenzhenlaile.comadmin

《炎黄春秋》 收藏() 字体: / /

二○一五年炎黄春秋第五期发表了李锐先生的《九九感怀》,我们对他的这篇文章进行了评点,而后又作了一个《总评》,从中国革命发展的角度揭示了李锐现象出现的根源。

  一个变节者的自供状

  评点李锐的《九九感怀》

  郭建波

  我们将党内外鼓吹普世价值,主张走资本主义道路的行为,称作李锐现象。这是因为李锐先生资格老,名声大,以百岁高龄仍在任劳任怨地进行着这个工作,是这些人中的一个著名人物。李锐现象的出现不是偶然的。一个马列主义者在分析李锐现象的时候,不能将李锐现象的出现,简单地归结到李锐们的品质上,而应从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这一社会基本矛盾的运动中,去揭示李锐现象产生的根源。

  —作者评点札记

  二○一五年炎黄春秋第五期发表了李锐先生的《九九感怀》,我们对他的这篇文章进行了评点,而后又作了一个《总评》,从中国革命发展的角度揭示了李锐现象出现的根源。我们对李锐先生的文章《九九感怀》的评点如下:

  九九感怀

  李锐

  2015后第5期炎黄春秋杂志

  我今年99岁,过去做梦也没想到,能够活到这个年龄。[评点:杜甫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李锐先生活了99岁,确实不容易。至于他说自己“过去做梦也没有想到”,却不见得是真心话。从下文看,他这样说是有用意的。]能活到今天,是否和家乡水土、家庭遗传基因有关,不大清楚。[评点:不能排除这一点。]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我的生命力很顽强。[评点:泛泛说来,倒是这样。不过,这要看对生命力如何理解了。如果李锐先生像吴晗、邓拓二位先生那样“要面子”,大概也不会活到今天,早和他们黄泉共为友了。后来的左翼人士,尽管对于吴、邓两人的立场和思想观念颇有微词,但是对于他们作为知识分子的风骨倒也说不出什么。对于李锐先生,可就不同了。有人说,李锐先生是“滚刀肉”,就是抛开左、右不论,李锐的存在都是知识分子的耻辱,这到底是对李锐先生的诋毁呢,还是确实就是这样?我们还是遵循“不争论”的原则,让历史去作结论吧。]现在我还坚持游泳,一次还能游300米。[评点:李锐先生的存在就像“标本”一样,通过对这个“标本”的解剖,不仅可以发现形形色色的东西,还可以砥砺气节,警醒自己,因而我们对李锐先生的健康表示高兴。]我写过一首诗:“百岁当今相见稀,鄙人运气自稀奇。一生苦难知多少,最怕单监与饿饥。”[评点:百岁老人当今确实是比较稀少的,李锐先生在一生遭受多少苦难的情况下,还碰上好的运气,仍然活到九十九岁,更是稀奇的。看来,单监和饥饿给李锐先生留下了难以磨灭的记忆,直至九十九岁的时侯仍然是这样的刻骨铭心!这就不禁使人发出疑问,如果是一个真正的革命者,发誓要把牢底坐穿,怎么会“最怕单监与饿饥”呢?当然,他是有意这样说的,就是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对令人敬仰的毛泽东时代进行控诉!]

  历次政治运动,特别是文革,自杀的人很多。[评点:不过,为什么自杀的人很多呢?如果自己没有问题,就是戴戴高帽子,坐坐喷气式,下放劳动,被群众批斗,这本是革命者的寻常人生,又何必自杀呢?难道自己的性格就这么脆弱吗?这样又怎么算是一个坚强的革命者和优秀的布尔什维克呢?自杀本来不是什么好名声,后来在文革被全盘否定后,在恢复名誉或平反昭雪的时候,一般不说他们是自杀而死的,而笼统地说是因受迫害不得不含冤离世,这可能是为“贤者讳”吧。]好朋友田家英、周小舟和我的革命经历差不多,但性格各有不同。[评点:有不同,才有不同的结局。他们死了,李锐先生还活着。]他们两人胸怀坦荡,性格刚烈,受不了无端的侮辱,对“主公”和国家前途感到绝望,走上“宁为玉碎”的道路。[评点:这里的“主公”是指毛泽东。毛泽东发动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就是要探索一条中国式的社会主义发展道路,方向是正确的,却也出现了不少问题。庐山会议前毛泽东召开了一系列会议正在领导全党大力纠正这些问题,且已取得了实质性进展。如果不是庐山会议期间毛泽东将彭德怀的信批发会议后,有人趁机起来要否定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的方向,庐山会议也不会开成那个样子。当然,庐山会议转向和导致其最后结局的原因极其复杂,此不赘述。如果不是庐山会议结束的时候,由于工作安排上的失误,将会议决议传达到县为止,县以下继续纠“左”,也不会发生后来更为严重的困难。毛泽东为此多次作过自我批评。从田家英、周小舟在庐山会议期间的表现来看,如果认为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的方向是正确的,那么田、周二位就不是受了“无端的侮辱”;如果认为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的方向是错误的,那么他们二位就是受了“无端的侮辱”。因而在田家英、周小舟是不是受了“无端的侮辱”判断的问题上,直接牵涉到对毛泽东发动的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的认识问题。可惜田、周二位由于“性情刚烈”,死得早了,如果他们能够像李锐先生这样长寿的话,面对现在积重难返的三农问题,工农阶级雇佣化的状况,社会生产的财富被一小撮中外资本家所攫取,不知他们会有什么样的感触?他们还会像李锐先生说的那样认为自己受了“无端的侮辱”吗?]我受到的苦难比田、周两人不少。[评点:这些苦难加到一块,也没有田、周二人的殒命代价大啊!现在我们要思考的是,是什么原因使李锐先生能够在命运遇到“苦难”的境况下,能够活下来而没有自杀,终于等到了自己扬眉吐气的这一天?不过,我们可以肯定地说,支撑李锐先生活下来的理由中绝没有共产主义理想和信念。这由下文李锐先生的话为证。]毛泽东说不怕戴帽子、撤职、离婚、开除党籍、坐牢、砍头,我除了头颅还在,其他都经历过了。[评点:从李锐先生后来的作为来看,当时对他的这些处分,到底对不对呢?我们不否认在具体操作上可能有失当之处,但是从总体上来说,还是应当肯定的。这还是因为李锐先生后来以自己的作为为当年的处理作了肯定性的回答。毛泽东早在延安整风的时候,就确定了机关肃反“一个不杀,大部不抓”的政策,这在文革时也没有改变。文革中死的干部,主要还是自杀得多,毛泽东没有指示对任何一个干部处以死刑。因而我们说,李锐先生对自己“头颅还在”抱有的几分庆幸心理,是他杞人自忧了。至于说文革期间,该不该让群众审查干部,看一看现在大面积的腐败问题,难道不是发人深省的吗?]在延安诬我为“特务”,受刑很厉害:5天5夜不许眨眼睛,这是康生从苏联带回的经验——“久不让睡觉,就会讲真话”。[评点:党内斗争确有过火之处,但是如果一味地讲“党内和平论”,不把党内的残渣余孽清理出去,党还能够继续保持无产阶级先锋队的性质吗?还有战斗力吗?现在不少党组织软弱涣散,党员干部意志薄弱,缺乏党性,不就是从反面说明了党内斗争的必要性了吗?这种教训是深刻的。]1959年我从庐山一下来,水电部就开上千人的大会批斗我,前前后后3个月,最后被开除党籍。[评点:是这样。]彭德怀、黄克诚、张闻天和周小舟只受到撤职处分,没有开除党籍,只有我是一撸到底,送往北大荒劳改。[评点:李锐先生为什么被双开了,受到了比彭、黄、张、周更严厉的处分呢?李锐先生没有交待清楚,似有难言之隐。还是因为他在庐山会议期间的作为的缘故。比如,庐山会议期间,毛泽东几次约李锐他们几个人谈话,他们有看法可以向毛泽东直接提出,可是他们却当面不说,背后攻击诽谤毛泽东。当有人追查他们七月二十三日晚上活动的时候,他们还遮遮掩掩,心存侥幸,企图蒙混过关。七月三十日晚上李锐先生曾给毛泽东写了一封信,说他信中讲的都是实话,最后还说“情况就是如此,请主席相信我是以我的政治生命来说清楚这件事。如不属实,愿受党纪制裁”。但是在信中却把他们七月二十三日晚上在一起攻击毛泽东像“斯大林晚年”、“一手遮天”的话隐瞒了,等到八月十日左右黄克诚看到罗瑞卿带着李锐到他那个组的时候,马上意识到那天晚上的事被揭露了,于是黄克诚才将那天晚上李锐他们诽谤毛泽东的话说了出来。此言一出,立即引起会议大哗,而毛泽东已经把李锐的信印发会议了,于是与会者便对李锐的政治品质发生了质疑。李锐在他写的《庐山会议实录(增订三版)》中吞吞吐吐地谈到了这个问题。至于网上疯传的周惠与党史资料征集工作人员的谈话,说李锐在庐山会议期间夜闯美庐(毛泽东住地),跪在毛泽东床前揭发彭德怀组织“军事俱乐部”的事,由于不是来源于正式出版物,我们暂时不予采信。]

Copyright @ 2011-2018 陈真来了 版权所有 备案号:粤ICP备15076311号-1

联系QQ: 21888297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