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武门陈真电影电视剧信息呈现!

曾朴:自称”东亚病夫“之人

精武陈真 2019-05-09 12:3475http://www.chenzhenlaile.comadmin

“东亚病夫”这一称谓,稍有阅读史的国人并不陌生。当然大多数人接触到这一称谓,或多或少的会跟武学大师霍元甲或其弟子陈真扯上关系。一脸愤怒的陈真,用脚劈碎东洋武馆里的“东亚病夫”牌匾,这一经典场景会让很多国人记忆犹新。“东亚病夫”这一词汇,是否曾经真的出现于霍元甲及精武门的相关历史事件之中,是否有确切史料佐证,或许已并不重要。作为西方列强乃至明治维新之后的日本,对晚清以来中国国力与国人体质的刻骨讥嘲,“东亚病夫”这一特定历史词汇,毋庸置疑的包含着深刻的时代背景与沉痛的时代记忆。

事实上,“东亚病夫”一词最早名为“东方病夫”,出自于梁启超的译文“夫中国——东方病夫也,其麻木不仁久矣”。译文源自上海《字西林报》(这是英国人奚安门(HenryShearman)主办的英文报纸TzuLinHsiPao,NorthChinaDailyNews,1850年8月30日创办于上海)于1896年10月17日登载的一篇文章,作者为英国人。

原来,1936年柏林奥运会上,中国申报了近30个参赛项目,派出了140余人的代表团。在所有的参赛项目中除撑竿跳高选手进入复赛外,其他人都在初赛中即遭淘汰,最终全军覆没。中国代表团回国途经新加坡时,当地报刊上发表了一幅外国漫画讽刺中国人:在奥运五环旗下,一群头蓄长辫、长袍马褂、形容枯瘦的中国人,用担架扛着一个大鸭蛋,题为“东亚病夫”。从此,“东亚病夫”就成了外国人对中国人的贬称。

“东亚病夫”一词看似明讽中国人身衰体弱,却也暗刺中国人思想沉疴难起,封闭落后。1972年李小龙主演的电影《精武门》,剧中他饰演的陈真扛了一块“东亚病夫”的招牌到日本武道馆,并在日人面前将其踢破砸烂的场景,成为后来人们接触到“东亚病夫”一词的经典画面。

在中国近代文学史上,却有一位自称“东亚病夫”的人,其知名度并不亚于霍元甲与李小龙,他的名字叫曾朴。小说《孽海花》的作者曾朴(1872—1935),对国人而言,不应陌生。这是一位里程碑似的人物,开启了讽刺小说及翻译外国文学的先河。至于他为什么自称“东亚病夫”,则一直云山雾罩,无人能给出准确答案。

1905年,《孽海花》刊印出来时,作者曾朴就首次使用了笔名“东亚病夫”,或许是表明身体欠佳,或许也以此示弱,以求躲避政治迫害。当然,也有人从主流价值观的、正面的喻义去理解这一自称,认为这样的称呼,其实是对中国人的一种警醒与鞭策:再不振作、再不奋发图强,中国人就真的会任外国奴役与宰割,就此一病不起了。然而,事实果真如此吗?会不会上述理解兼而有之,还另有所指呢?

反过来看这部作者署名为“东亚病夫”的小说内容本身,《孽海花》以影射真人真事的写作手法而备受时人关注与后来研究者重视,小说中如金沟指洪钧,傅彩云指赛金花,翁叔平指翁同龢,梁超如指梁启超等,这些具有强烈时代感的小说人物与对应着的近代名人,形成了这一作品的独特价值与最大看点。其实,在《孽海花》之前,在曾氏以现代笔法抒写世态炎凉之前,他还有一部更为重要的传奇作品《雪昙梦》。这部作品同样以真人真事为影射展开文学建构,同样以古典笔法抒写个人际遇;尤为特别的是,这还是一部戏曲体裁的青年曾朴自传。或许,读完《雪昙梦》之后,就知道这位曾先生的“病根”究竟在哪里了。病夫之病看似映照着时代大局,实则源自个人生活史。

据其子曾虚白所撰《曾孟朴先生年谱》,在“一八九○—一八九一”时段中有过这样的记载:“先生年少才雄,登第后,文名籍甚,意气凌轹一世,不料运神作弄,在他最得意的时候,给他一下当头的闷棍。在九月里他中式了举人,十一月里,圆珊夫人便产了一女。在产前四天,大小都很平安,那里料到四天之后,突然变病,病不到半月,就演成死诀的一折悲剧,所遗女婴,没有几月,也就夭亡。先生是情感最浓郁的人,怎禁得了这样的打击,因此意懒心灰,又走入颓废的途径。在这时期中,先生的作品有第二部诗集《羌无集》及《雪昙梦院本》四卷。后者完全是纪念圆珊夫人的悼亡之作。”

年谱中的圆珊夫人,是指曾朴的原配、汪鸣銮之女,二人于前一年(1889)才新婚燕尔。诚如年谱“一八八九—一八九○”时段中开篇即语:“这一年在表面上是孟朴先生最得意的一年,既进学做了秀才,又完婚娶了美妇,‘金榜挂名时’、‘洞房花烛夜’两件快活事凑在一起,正是何等花团锦簇的生活。”可惜这样的生活只有一年时光,曾氏旋即面临了妻女皆丧的世间大悲。十九岁的英俊少年伏案撰就了《雪昙梦》传奇,按照他当时熟悉的古典曲词的格式,谱写了他在《孽海花》之前的另一朵奇葩。

Copyright @ 2011-2018 陈真来了 版权所有 备案号:粤ICP备15076311号-1

联系QQ: 2188829739